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学思想 |  法官风采 |  社会新闻 |  党建专栏 |  法苑文化 |  裁判文书 |  普法天地 |  专题报道 |  开庭公告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思想 -> 案例评析

从一起交通事故案件谈农民工权益保障

发布时间:2012-05-04 13:21:12


  长期以来,根据我国的户籍管理制度,对我国公民的身份尽管称呼不尽一致,但一直有类似于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这两个概念存在。由于出身的不同,大多数人就带着出生时的身份终其一生,城乡差别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对于我们法官审理案件来说,涉及最多的就是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受到伤害的不同赔偿标准问题,因身份的不同,我们会依据不同的标准作出不同的判决结果,其差别可能是几万、十几万甚至更多。由此引出了有关“同命不同价”、“出身歧视”等等议论。司法审判是农民工维权的最后一道屏障,在审判实践中,如何创造一个良好的维权环境,确保农民工权益得到维护,是摆在广大法官面前的重要课题。

本案提要

2011年12月13日被告吴某驾驶一辆本田小轿车由西往东行驶在省道310线108km+900m时把同方向步行者四川籍农民工王某撞击致其死亡。事故发生后,经岳普湖县交警大队作出(2011)19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吴某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死者王某无责任。吴某驾驶的本田小轿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限自2011年1月23日至2012年1月22日。另查明,死者王某自2006年来新疆一直从事建筑装潢工作,从2009年3月16起居住在新疆喀什市。死者王某上有母亲熊某,出生于1942年3月21日,下有儿子王小某,出生于1996年9月14日,均生活在四川农村。死者王某的近亲属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吴某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扶养费等各项损失36万余元,此外,该车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尚在保险期,故要求被告某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1、死亡赔偿金是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是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计算 ;2扶养人生活费是以受害人的身份还是被扶养人的身份为基准确定。

笔者观点

1、死亡赔偿金是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是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标准计算,这是计算死亡赔偿金数额的关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对死亡赔偿金如何计算作了规定,实践中对计算方式一般没有异议,争议较大的是计算标准如何确定的问题。2010年7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这是在法律上首次确定了同命同价原则。但尚未完全废止现行区别不同户口性质的受害人适用不同标准赔偿的规定,受害人损失的计算标准一般仍应按照其户口性质确定。因此,死亡赔偿金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根据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精神,受害人为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的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参照复函平等保护进城务工的农村户口人员,符合同命同价的基本精神。受害人王某虽系农村户口,但有公安机关核发的暂住证明和租住地居委会证明。足以证实其多年在新疆喀什居住和工作,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应均为城市。故受害人王某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来计算。

2、扶养人生活费是以受害人的身份还是被扶养人的身份为基准确定,这是确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数额的关键。实践中,人们在受害人是“城镇居民”或“农村居民”身份上易起分歧,争点也往往集中于此,却容易忽视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确定基准。特别是在受害人有多个被扶养人,且部分居住在农村,部分居住在城镇的情况下,依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的标准分别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被认为是“合法有据”的。这里的“法”被认为是《解释》第三十条。我们的看法是,该条解决的是当权利人与管辖法院处于不同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时,权利人可以选择适用标准高的地区的赔偿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但该条并不能得出以被扶养人的身份确定被扶养人生活费给付标准的结论。同时,《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一款并未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以被扶养人的身份来确定,而是“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其指向的是“扶养人(即受害人)”,也就是说,扶养人的“城镇”或“农村”居民身份是确定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基准。至于不同被扶养人所获得的生活费赔偿额不同,则与被扶养人的条件、年龄差异有关。但这种条件和年龄等的差异,并非适用标准问题。另外,通常认为《解释》中确定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理论依据是继承权丧失说。根据该学说,受害人的个人收入除用于个人消费外,其余收入用于家庭共同消费或家庭积累。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导致残疾或死亡,其所在的家庭可以预期的受害人未来生存年限中的收入因此丧失,实际上是家庭其他成员在财产上遭受的消极损失。“按照继承丧失说理论,受害人死亡的,其近亲属的逸失利益按收入损失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也被吸收计算在‘收入损失’中。”因此,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都属于受害人因遭受人身损害的收入损失,其源自于受害人,受害人收入的高低决定了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多少,受害人是城镇居民或农村居民自然就决定了被扶养人生活费的适用标准,也就是说,残疾或死亡赔偿金与被扶养人生活费确定的基准应当一致。

同时,从更好地保护弱势群体的角度,以扶养人身份为基准更符合社会的一般价值取向。当前,上亿农民离开土地到城镇务工,其收入成为整个家庭主要生活来源。如果农民工人身受到损害,被扶养人生活费因被扶养人生活在农村而以农村标准确定,对农民工家庭明显不利。若以扶养人身份来确定,如果该农民工符合“城镇居民”的条件,被扶养人生活费将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更有利于对农民工家庭的扶助和保护。

作者:岳普湖县人民法院   强新鹏

分享到:
关闭窗口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岳普湖县市政大道38号院   邮编:844400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

新公网安备65312802019103号